如果可以這樣愛第20集

第20集:祁樹禮說出真相 白考兒回到虹江

如果可以這樣愛劇情選擇

關閉

韋明倫勸耿墨池露個面,可耿墨池不想和那些媒體打交道,瑾宜也站在耿墨池這邊。耿墨池在沙發下找到了白考兒的電話,打電話來的是祁樹禮,耿墨池毫不猶豫地接了起來。祁樹禮氣得咬牙切齒,說他和白考兒在一起注定是不幸福的,可耿墨池又怎么會再一次相信他。更何況,耿墨池現在是白考兒的丈夫,祁樹禮憤怒地掛了電話。小情侶來交房,他們覺得白考兒很愛祁樹傑,所以很想住進這樣有愛的房子,祁樹禮看到二人如此幸福有些心酸,所以打算還是把這套房子賣了。

如果可以這樣愛第20集劇照白考兒記憶錯亂,發現葉莎祁樹傑照片

張千山給櫻之打視頻電話,說是想和她聊會兒天,說起了旦旦的事情,還勸她不要錯過孩子的成長。此時韓志來了,櫻之連忙掛了電話。米蘭收到了羅浩寄來的資料,裡面有現場詳細的圖片。白考兒在睡夢中很不踏實,耿墨池連忙把她叫醒,白考兒迷迷糊糊地看著耿墨池的臉卻不認識了,記憶再次錯亂回到以前。次日,白考兒被榮燦的電話吵醒,說是榮燦出了一個策劃,台長讓二人以後一起搭檔。白考兒連忙起身去看策劃,卻意外找到了一部手機,裡面有葉莎的自拍,還有祁樹傑的照片。

祁樹禮擔心羅浩會把事情捅到媒體那邊,因為他看到他和米蘭一起吃飯,就讓韓志去盯緊了。而得知真相的白考兒打電話質問櫻之為什麼她也瞞著自己,原來祁樹傑和葉莎是認識的,此時祁樹禮讓她把電話給自己。祁樹禮讓白考兒回來一次,回來後她就什麼都明白了。祁樹禮說要告訴白考兒真相,所有的責任都由他承擔。

如果可以這樣愛第20集劇照考兒傷心質問櫻之,祁樹禮決定說出真相

耿墨池整天愁眉苦臉的,白考兒白天看著很正常,晚上卻總會做噩夢。白考兒努力地表現自己是一個正常人,她越是這樣耿墨池越是難過,不知道她這三年究竟是怎么過來的,為了不刺激到白考兒,耿墨池還要努力地配合讓她感覺自己很正常,兩個人都非常累。回到家,瑾宜說自己一直沒看到白考兒,耿墨池在桌上發現一張紙條說她回去一趟。耿墨池又給白考兒打電話,卻沒有人接,他決定立刻去找白考兒。

祁樹禮帶著白考兒去了墓地,說是耿墨池把葉莎和祁樹傑埋在一起的,還說懷疑耿墨池動機不純會傷害白考兒。白考兒當然不信,祁樹禮接著拿出了一份車禍調查報告,還有報刊對於葉莎的報導。櫻之很擔心白考兒給她打電話,白考兒卻關機了,只是給她發了條簡訊說回虹江了。櫻之問米蘭有沒有白考兒的訊息,米蘭卻嫉妒地說她們完全不用擔心,白考兒現在活得很幸福,有耿墨池還有祁樹禮那樣的備胎,怎么會缺少關心。

如果可以這樣愛第20集劇照祁樹禮白考兒湖邊散心訴說心事

白考兒回了虹江,白母說祁母生病住院了,病得還很嚴重。白考兒在問起了以前的事情,白母連忙轉移話題,根本不想提及。祁樹禮得到訊息連忙趕到醫院,祁母傷感地說了許多話,也希望祁樹禮找個伴兒過日子。醫生說祁母的情況很嚴重,淋巴癌晚期,祁樹禮一愣。韓志問了一句櫻之和米蘭的關係,櫻之很納悶。白葳葳去了美國留學,白母很擔心,祁樹禮則打電話問白考兒能不能陪自己出去走走。祁樹禮感慨地說起了自己和祁母的關係,因為小靜,所以母子二人總是有隔閡。祁樹禮斷定祁樹傑不會和白考兒說這件事情,因為她和小靜的性格很像,那次白考兒上祁家鬧事,祁樹禮就覺得她很像自己的妹妹。白考兒發現,祁樹傑很可能是因為自己像小靜才娶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