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白蛇傳說第23集

天乩之白蛇傳說劇情選擇

關閉

第23集:許宣請求姐姐上面向夭夭提親

雖然冷凝想要奪取書信,但是齊霄打退了斷陽宗的弟子。而且他看出這些人是衝著許宣而來,要求許宣跟他坦白書信之謎。可是許宣的競賣還有兩日才結束,讓齊霄再等兩日。上次小妖們為小青點了滿山的燈火,小青一點感覺也沒有,但剛剛突然心跳加速。一種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小青想來想去,覺得也許是許久沒遇到刺客,這次遇到刺客太開心了。

齊霄擔心那些黑衣人再次出現,便在門口守夜。小青看到齊霄之後,心又開始加速跳了,她才發現自己心跳是因為齊霄,小盯著齊霄一直看,最終得出結論,也許是齊霄修煉了什麼新的收妖法術,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她收了,小青嚇得立刻跑掉。白帝看出齊霄對小青不一樣,處處袒護小青,白帝急的團團轉,擔心凌楚跟紫宣一樣被蛇妖連累。

青帝則一點也不急,因為他剛去過一趟驪山,驪山聖母擔心夭夭,比他們可都焦急。驪山聖母之前給夭夭的桃木劍能斬斷夭夭和許宣的情緣,青帝想利用這把桃木劍,讓夭夭離開許宣,夭夭離開之後小青自然也不會留,那時齊霄和許宣二人便都可安心修煉。

許宣的競賣還剩下半個時辰,金山寺外圍著不少百姓,等待著最終的競買結果,夭夭在大殿的房樑上棲身,身邊還帶著那把桃木劍,她本想如果等會有人搗亂,可以用桃木劍幫助許宣,但青帝在冰鏡中看到了一切,在齊霄從房梁經過之時,青帝施法讓桃木劍掉在齊霄手中,齊霄看著從天而降的桃木劍,以為是佛祖刻意點化。

夭夭的劍被齊霄拿到,夭夭擔心生出事端,便讓小青想辦法將劍偷回來。夭夭回想事情經過,覺得桃木劍不可能無緣無故掉到齊霄手中,推測出是青白二帝從中作梗。競買許宣書信的人當中,出價最高的是城裡最大的藥商百草居的孟老闆,冷凝搶在孟老闆拿到書信之前,出了更高的價格競爭到了這封書信,許宣在後堂將信交給了冷凝,但信竟是白紙一張,原來許宣競賣書信,只是想看看他離開藥師宮後,還有多少人相信他。

這也是許宣為冷凝上的最後一堂課,冷凝競標書信,是因為不相信許宣,擔心藥師宮被許宣出賣而影響江湖地位,但身為宮上,做事不該如此莽撞,即便外面流言蜚語,也應該有自己的判斷,只要藥師宮出價,就代表藥師宮忌憚許宣,自然提高了許宣的身價。藥師宮的帳房並不充裕,冷凝這次胡亂競標,卻沒想過日後藥師宮要如何生存,許宣將冷凝競標的錢留下部分,其餘的還給冷凝,並警告她要事事為藥師宮考慮,而不是為冷凝這個名字而想。

小青去偷齊霄身上的桃木劍,齊霄想知道劍的來歷,小青看著齊霄心跳不受控制,不想跟齊霄多說話,便讓齊霄去問夭夭,齊霄覺得夭夭一定不會透露,便用法力讀取了小青的心思,知道了桃木劍是驪山聖母賜予的法器。上次齊霄去驪山之時,仙鶴贈予月白花,這月白花是月宮仙草,除了蓬萊仙山,別處是不可能尋到的,於是去而復返想跟仙鶴問清楚,卻恰巧聽到青帝和仙鶴的對話,得知夭夭已經尋找許宣千年,甚至不惜違反天規,為許宣更改天命。

更改天命後果不堪構想,齊霄覺得桃木劍從天而降一定有其天意,也許許宣和夭夭的孽緣,就是要讓他來結束,如果許宣能忘記夭夭,也許兩人的命運便會各自回歸正規。許宣回到家裡之後,便讓姐姐去白府為他提親,他要明媒正娶迎娶白夭夭,許嬌容覺得自從夭夭出現之後,許宣便諸事不順,因此死活不同意這門婚事。許宣早已猜到姐姐不同意,於是另託了王三娘前去白府說媒,許嬌容得知之後,更是雷霆大怒,看出弟弟迎娶白夭夭的決定,她只得親自出面前去白府。

許嬌容到白府提親,夭夭本以為許宣還在生她的氣,完全沒想到許宣這么有心,夭夭看得出許宣平日待人冷淡,讓人感覺生心涼薄,其實他只是怕自己的孤苦命格害到大家,他心裡時刻都裝著姐姐和在乎的人,許嬌容才終於明白許宣鍾情夭夭的原因,夭夭才是那個最懂許宣的人,她也終於能夠放心。

齊霄趁著許宣一個人,準備用桃木劍刺許宣,夭夭看到後用手擋住了桃木劍,夭夭不讓齊霄插手此事,許宣看出桃木劍有玄機,他很不喜歡別人慢著他,夭夭便將實情告訴許宣,只要桃木劍刺中許宣,許宣便會忘記夭夭,夭夭也能恢復法力,夭夭已經答應了許宣的婚事,所以他們兩人像普通人那樣生活,許宣希望以後夭夭不要為他做什麼事,他靠自己也能給夭夭一生的依靠,許宣不想忘記夭夭,與其忘記夭夭,還不如痛苦孤獨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