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白蛇傳說第21集

天乩之白蛇傳說劇情選擇

關閉

第21集:許宣清算過往恩怨 冷凝霸道自稱宮上

看到夭夭沒有大礙之後,許宣回到了藥師宮。他重新回來之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清算斷陽宗射向夭夭的毒箭。對於那毒箭,斷陽宗的弟子們全部認罪。但是這樣的懲罰,應該落到所有人頭上。雖然明決宗弟子與另一宗弟子不甚和睦,但也認為為了外人而懲罰自己人是不妥的。眾多弟子希望許宣額外開恩,連連求情。許宣看到這樣的陣勢,什麼也不說離開了大殿。

一反常態的許宣不僅要離開藥師宮,還要跟冷凝兩不相欠。他過去對冷凝太過縱容,無論師妹犯什麼錯,都會想辦法為她善後。但是這次冷凝親手害死了兩條命,實在是無法原諒的事情。要說趙瑜企圖輕薄冷凝,那么他是死有餘辜。可紅芯只是愛上了趙瑜,她是完全無辜的。不能僅僅因為紅芯是妖,就能隨便死。與白夭夭所認為不同的是,許宣從未忘記自己的醫者初仁心。在他眼裡,不論是人是妖,眾生平等。

為了能放心離開,許宣想從藥師宮裡選出適合繼任宮上的弟子。但是冷凝為了不讓師兄離開,不惜以大小姐的身份要挾。她說如果許宣不做宮上,那整個藥師宮上下,除了她沒人配成為宮上。言語之間,隱隱有威脅的意思。許宣從未想過從前天真爛漫的冷凝,會變得如此冷血、自私、霸道,對師妹失望透頂。

按照管理,想要成為藥師宮的宮上,必須通過二宗以上的考核。許宣依照規矩在冷凝身上下毒,他聲稱這個毒是和之前冷凝在紅芯身上下的毒一樣。只要冷凝在十二個時辰之內解毒,便可通過考驗。要知道許宣出身斷陽宗,用毒出神入化無人可比。他給冷凝用的毒雖然和紅芯的一樣,但稍微做了一些調整。冷凝用盡了以前試過的所有辦法都不行,只能一本本醫書翻看。

許宣在大殿上宣布,無論斷陽宗還是明決宗,只要能為冷凝解毒,便可成為新的宮上。宋師兄和斷流匆忙趕去冷凝的房間,但冷凝不允許他們進來。她強撐著一口氣,堅持要自己解毒。一直到她全身僵硬無法動彈,兩位師兄才進入房間繼續研究解毒之法。

地火處的靈氣一夕枯竭,敏感的夭夭察覺到不對勁。她去地火處查看,發現靈氣蕩然無存。饕餮斷然是沒有這樣的本事的,齊霄認為是擁有貪狼命格之人所為。夭夭在地火中遇到了許宣,她心裡怨著許宣不分對錯,不想跟許宣多說話。看到夭夭的表情,許宣沒有為自己多做解釋,只嘆息說連夭夭都不懂他。封印黑蛟的結界已經破了兩處,妖帝根據五行推算,下個結界應該跟水有關。

十二個時辰很快就到了,冷凝的手臂發青,卻沒有一個人能解開這毒。但時辰到了之後,冷凝手臂自然的恢復了原樣。原來許宣根本沒給冷凝下毒,他說用的是和紅芯一樣的毒,只是混淆視聽。冷凝之前接觸毒物過多,許宣在她身上放的只是化清粉,專門清除體內毒素的。因為冷凝內心的恐懼,所以才產生了身體僵硬不能動彈的假象,毒素清理完了之後,手臂便自然恢復了原樣。

宋師兄和斷流暗嘆許宣聰明,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兩宗向來互爭高低互相不容,所以在為冷凝解毒之時,他們也是各自為營。所以才會導致,大家根本沒有發現冷凝其實並未中毒。許宣此番既是讓冷凝記住教訓,也是希望藉此讓兩宗同心協力,將藥師宮發揚光大。這是他能為藥師宮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藥師宮以後便交到冷凝手上了。

藥師宮立宮百年,自有承襲一套的規矩。任何一個想要離開藥師宮的人,必須飲下毒酒,踏過迷霧之橋。所以這百年來,還從未有人活著從迷霧橋走出去過。許宣沒有猶豫就飲下毒酒,踏上了迷霧橋。那橋上瘴氣瀰漫,狂風大作,難移半步,不時還有四周飛來的暗箭。

白夭夭得知許宣欲離開藥師宮,才終於明白他並非是不分對錯之人。之前紅芯的事情確實是她誤會了,夭夭十分後悔。她到藥師宮找許宣,想要把話說清楚。而此時的許宣已經踏上迷霧橋,隨時有性命之憂。清風求夭夭救許宣,而夭夭已經不是從前的態度。她覺得許宣應該不會允許任何人插手這件事,亂了藥師宮的規矩的。所以她不會插手,而是在出口等著許宣。若許宣出事,她也會隨著許宣而去。

許宣被流箭所傷,加上瘴氣和毒酒,體力不支而倒地。為了通過考驗,他只能匍匐前行。結果他意外的發現,趴在地上能減少瘴氣的侵害。雖然可以苟且偷生,但生性要強的許宣偏偏要站著出去。藥師宮的人和夭夭在出口處等了一炷香時間,仍沒看到許宣出來。就在大家都絕望的時候,許宣卻從橋上走下來了。他除了身上幾處傷痕之外,看上去仿佛沒有其他異樣。事已至此,冷凝也沒有多餘的話說。她心裡懷著怨恨和嫉妒,放許宣和夭夭離開。

上次趙瑜死在金山寺,導致金山寺沒有收到多少香油錢。眼看寺里的餘糧很快就不夠了,這時有小和尚來報說有個香客要在此小住,齊霄立刻讓人準備上好廂房,希望讓這個香客多捐些香油錢。到金山寺的香客其實是許宣,原來藥師宮苛刻的離宮要求,不過是為了考驗離宮者的決心,提前喝下的毒酒,正好化解迷霧橋上瘴氣的毒,倘若當時許宣從地上爬著出去,即使出去也會因毒酒而毒發身亡,正是因為他的要強,站著走出才得以化解瘴毒和毒酒,結果反而並無大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