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白蛇傳說第20集

天乩之白蛇傳說劇情選擇

關閉

第20集:許宣服下月百花昏迷 白夭夭一心痴情守候

隨著許宣自行認罪,他的刑期也定了下來。一直等不到齊霄的訊息,白夭夭十分著急。小青迷暈了大牢的獄卒,讓夭夭進入大牢見到許宣。見面之後,白夭夭才知道原來許宣是為冷凝頂罪,並非不相信她。這讓夭夭更加不解了,就算為師父還恩,也不該用這種方式。苦苦等待了一千年之後,她不願意這一世再錯過。所以這一次無論生死,她都要跟許宣在一起。

大牢起火,許宣無故昏厥,巡撫找了許多大夫都救不醒。按照當朝律法,斬首刑期只能延遲,等許宣醒來再行刑。原來這都是齊霄的主意,讓許宣服下月白花,只為了在關鍵時刻保住他的性命。月白花香味特殊,是仙宮釀酒的材料,凡人是無福消受的。若是誤食月白花花瓣,至少要睡三天三夜。齊霄稱自己在驪山沒有見到聖母,巧合之下採摘到月白花。他讓許宣服下後,延遲行刑日期。

冷凝請李公甫幫忙,她想去趙王府驗屍,找出線索證明真兇另有他人。這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絲毫沒有引起李公甫的懷疑,特意在門外看守著。冷凝一進門就撕了靈堂周圍的符咒,讓紅芯進入靈堂,好見趙瑜最後一面。而在暗中,夭夭和齊霄一直留意著冷凝的行蹤。等到冷凝進入趙王府後,白夭夭更加斷定紅芯此刻一定在靈堂之內。

但是突然之間,冷凝仿佛受到驚嚇一般沖了出來。她大喊著紅芯才是殺死趙瑜的真兇,此刻盜取了趙瑜的屍體逃走了。李公甫看到事情有變,趕忙召集了所有人,讓他們順著冷凝所沾染的血跡去尋找紅芯。白夭夭也衝進靈堂之內,發現了滿地鮮血。她擔心的卻是痴情的紅芯,這條鯉魚精很有可能跟著趙瑜一起殉情。想到此處,白夭夭立刻跟著去找。

回溯事情的發展,這一切都是冷凝的陰謀。她想要殺紅芯滅口,掩蓋自己的罪行。所以她在趙瑜的屍體上下了毒,只要紅芯碰到趙瑜的身體,就會立刻中了劇毒。直到中毒的時候,紅芯才終於明白,自己只是被冷凝利用的棋子。但是至情至性的她,寧死也不願放開趙瑜。冷凝去叫人來的時候,她便抱著趙瑜的屍身逃到郊外,寧願跟趙瑜一起死。

李公甫帶著侍衛們找到了紅芯,可紅芯卻說冷凝才是真兇。人證物證俱在,而且誰又肯相信一個妖的話呢?夭夭當晚看到了化身冷凝的紅芯,冷凝便借著這一點,說是紅芯變成她的樣子殺了趙瑜。這也就能解釋許宣頂罪,就是誤以為是她殺的,所以才會出面承擔責任。冷凝的這番說辭在不明真相的凡人眼中,確實是毫無破綻的。紅芯在趙瑜死後已經沒有求生意志,此刻她絕望的用法力自焚,和心愛的讓一同消失在這世間。常言道,人妖殊途。看著紅芯的悲慘結局,夭夭擔心自己此生也難逃這樣的結果。

藥師宮中,兩派弟子為了許宣的事情各懷心思。斷陽宗的弟子都認為,許宣是為夭夭頂罪的。他們中的大弟子斷流便想殺了夭夭,徹底除去藥師宮的禍患。而對危險一無所知的白夭夭,此刻正在紅芯消失的地方發怔。斷流用塗了劇毒的箭射向夭夭,還好齊霄眼疾手快救了她。那支箭有特殊的標誌,齊霄認出正是斷陽宗的箭。

李公甫將冷凝所說的“真相”告訴縣令和巡撫,將一切罪過都推到妖物身上。雖然妖精害人聞所未聞,但眾多捕頭侍衛都親眼所見,巡撫也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很快,官府便宣布了許宣無罪。細細考究這背後的想法,冷凝原本想殺了趙瑜嫁禍白夭夭。但她沒想到,許宣竟然為夭夭頂罪。為了保全心愛的許宣,冷凝又不得不將罪名嫁禍給紅芯。這種為了一己私慾而殺人嫁禍的行徑激怒了夭夭,她指責冷凝的行為陰狠,想讓她回頭。

但是冷凝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毫無愧疚,覺得最終不過是死了個人,又死了個妖罷了。冷凝的心思這般狠毒,可以說比起妖有過之而無不及。善良的夭夭感到心驚,可冷凝卻不以為然。在備受寵愛的冷凝眼中,自己是人,就算有了妖性在別人看來也是人。而出身不同的夭夭是妖類,一生都不敢在任何人面前表露妖的真實身份。在獲得許宣的愛意方面,冷凝輸了,可是她知道自己可以在其他地方贏回來。

夭夭告訴許宣,殺死趙瑜的真兇已經死了。許宣完全清楚真相,他以為是冷凝死了,自責無法完成對師傅的承諾。因為不滿夭夭和齊霄聯手為他翻案,許宣心裡很不是滋味。他又覺得自己錯不該為冷凝頂罪,到頭空忙一場,反而自責沒有保護好冷凝。心有靈犀的夭夭知道許宣心裡難受,就將真相一一道來。雖然冷凝陷害紅芯頂罪而死,但是許宣的態度仿佛一下子輕鬆了。

夭夭看著許宣的臉,一臉迷惑。她不明白,人心明明比妖更惡毒,為何人類還是容不下妖。就像此刻的許宣明明知道冷凝才是兇手,但因為紅芯是妖,所以就不再為紅芯說話。物傷其類的夭夭覺得,在許宣心裡,妖也許就是輕賤的。因為人妖有別,所以不區分是非黑白,可以冤死一個善良的妖類。本想學做一個凡人,跟許宣相守一生,可如今的白夭夭卻遲疑了。如果連黑白對錯都無法分清,那她根本學不會做人。

千年前的四海之戰,青帝帶領著紫宣和凌楚擊敗四海龍族。這場恢宏的戰爭中,妖族也為九重天出力不少。天帝論功行賞,曾答應要封妖帝為上仙。但是在戰爭結束之後,天帝卻絕口不提這件事,甚至避而不見。他又暗中讓白帝拿下妖帝,還毀了妖帝的元神,試圖用迂迴的辦法困住妖帝。可令他沒想到的是,這一次還是讓妖帝逃脫了。

夭夭無意間聽到了白帝和青帝的談話,才知道原來在他們這些上仙眼中,妖和仙從來都不是一路人。他們可以隨意殺了妖,污衊他們利用他們。根本來說,這些人都看不起妖。所以即便妖帝立了再大的功勞,也始終是禍患。夭夭擔心萬一有朝一日妖族和天族開戰,那身為妖族的她是否應該站在妖帝一邊?

紫宣想盡辦法要阻止妖族和天族開戰,因為在紫宣心中沒什麼人妖仙之分的,最重要的是心。從前在九溪山上,紫宣從不會在乎夭夭是人還是妖。但上凡人的許宣是否會在乎呢?夭夭非常擔心。當許宣知道她是蛇妖的時候,會躲著她,害怕她,再也不會接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