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白蛇傳說第17集

天乩之白蛇傳說劇情選擇

關閉

第17集:許宣與白夭夭斷橋定情

冷凝獨坐房中,眉心的紅色印記越來越顯眼。不過這個妖類的標誌,她已經不在乎了。因為就在一天之前,她所在乎的東西都已經粉碎了。許宣在大婚前一天來找冷凝,坦白了自己的整個計畫。那身改過的嫁衣是給許嬌容的,他真正的用意是要為姐姐姐夫補辦婚禮。之所以和白夭夭一起去王府找趙瑜,逼他寫下撇清關係的字據,就是為了不再與冷凝舉行婚禮。畢竟許宣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從來沒有人可以逼迫他。

得知真相之後,冷凝又是氣憤又是痛苦,她再也忍不住心裡的難過與怨念,哭了起來。但最後占了上風的是想要報復的憤怒,冷凝發誓一定不會與白夭夭善罷甘休,就算她會成妖。而此刻的白夭夭,正在斷橋上的雨中等待。就在這橋上,許宣曾承諾在她傷心時為她擦去淚水,撐起一把傘。雨中的白夭夭並不知道許宣的計畫,也不知道心愛的人究竟會不會來,抱著將信將疑的心態等待著。

在許嬌容和李公甫的婚禮上,斷陽宗的弟子們暗藏不滿。他們對於許宣的態度,也開始微妙起來。許嬌容很明白的看出來,其實弟弟的宮上之位坐得並不安穩。而李公甫則想起當年的貧寒,對妻子更加疼愛。他們熬過了這么久的貧窮,終於比從前更幸福,迎來了安定美滿的生活。

就在白夭夭雨中落淚之時,她的身影被水汽朦朧襯托地更加單薄。沒過許久,許宣撐傘拾級而上,他步履緩緩又堅定來到了心愛的女子身後。果然就像承諾的一樣,許宣為白夭夭撐起了傘。而臨湖而立的白夭夭感覺到了雨滴變化,她扭頭驚喜地看到了許宣。本該出現在婚禮上的許宣,現在出現在了斷橋之上。本該決然離開的白夭夭,痴痴地等在斷橋之上。兩人間的默契與心意,在這一瞬間交融。

許宣再也沒有懷疑,白夭夭等的那個人一直都是自己。而白夭夭也才確信,不管是許宣還是紫宣,他們沒有任何分別,都是自己喜歡的人。許宣在白夭夭額頭上留下一吻,並牽起了她的手,與此前的“男女授受不親”判若兩人。他將這些行為稱作是“此一時彼一時“,而白夭夭對此哭笑不得,覺得許宣任何時候都占著理。

與許宣情定之後,白夭夭向驪山老母告罪。她自願捨去一身修行,化作凡胎,一來救冷凝,二來想跟許宣做一世平凡夫妻。驪山老母化掉了白夭夭的功力,告訴白夭夭,如果將來反悔,就把劍插進許宣心口。這把件不傷性命,只斬斷情愫。如此就能讓許宣忘記一切,然後白夭夭也能重獲法力。

看著徒弟離開的身影,驪山聖母輕嘆一聲。在白夭夭的法力消失之後,冷凝體內那嗜血的念頭也消失了。她還以為是清音鈴的功效,自此放下心來。得知許宣並未娶冷凝之後,小王爺為冷凝感到不值。李公甫提起了女兒節,轉移了趙瑜的注意力。小王爺提出要認真操辦女兒節,好讓他從祈福的未婚女子中,找到合適的意中人。

在黑夜的山頭上,點滿了燈火。這是小青命令手下點起來的,她被齊霄嘲笑不懂人間情愛,就效仿許宣對白夭夭的做法點起燈火。但是她發現,愛情並不只是燈火這么簡單。為了知道愛情是什麼,小青讓手下們想辦法。經過小灰的提示,小青決定參考女兒節的習俗,去湊個熱鬧。就在小青決定努力,不能輸給齊霄的時候。太多燈籠引起了火災。撲了一晚上火之後,小青怒不可遏打了小灰一頓。

白夭夭回到了山里,勸告小青以後不要再莽撞了。她沒有了法力,只能把自己弄得很狼狽,但小青沒有多想。小青按照白夭夭之前的吩咐,尋找了一處雅致僻靜的宅院。白夭夭勸小青不能一直呆在山頭上,讓她像人一樣修身養性。小青辯駁說自己已經像普通人一樣,弄了陶偶祈求姻緣。白夭夭擔心小青帶著人偶去金山寺搗亂,還詢問了幾句。

小青到金山寺後山做人偶,態度十分認真入神。齊霄出現在她身後,一眼就看出了那些玩偶的用意。他嘲笑蛇妖很笨,和蛤蟆精很配。小青氣不過拿著手裡的玩偶指著齊霄,而齊霄卻停嘴接過了這個人偶。看著心愛的東西被對頭拿在手上,小青很忐忑,害怕齊霄搗亂。而齊霄卻不緊不慢的,幫她把人偶捏造得更加好看傳神。齊霄自誇什麼樣的人捏什麼樣的人偶,小青則開心的表示自己確實漂亮。鬥嘴已經成了習慣,齊霄故意說金山寺不收妖類的人偶,小青一氣之下跑走了。

在桃花節的金山寺中,冷凝本想散心,卻遇到了白夭夭。一問之下,原來是許宣邀請白夭夭來參加節日。冷凝話裡帶刺,但白夭夭卻一心求和。冷凝聞著氣息,猜測白夭夭已經沒有法力。她假意要在菩薩面前和好,卻故意踩到白夭夭的裙子,害她摔倒流血。果然白夭夭瞬間流血,變得十分脆弱。冷凝對著菩薩仍然不改嫉恨,發誓要將那些被奪走的東西都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