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乩之白蛇傳說第15集

天乩之白蛇傳說劇情選擇

關閉

第15集:白夭夭告別許宣

斬荒在高處俯瞰著藥師宮,他已經嗅到了蛇族女子的氣息。在他心裡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就是溫養他元神的白夭夭。但是如今為了大局,斬荒沒有前去尋找心心念念的人,而是通知饕餮動手。風雲變幻,神秘詭譎,一場紛亂就要開始了。等到斬荒的大業成功,他將用三界作為聘禮,迎娶自己的妖后。

白夭夭和小青在藥師宮附近發現了大量的骸骨,證明了妖物的確存在。小青猜測是饕餮所為,但白夭夭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她的靈珠有所異動,能感知到這股妖氣的來源。冷凝之前中過小青的毒,白夭夭用體內靈珠為冷凝醫治。白夭夭的靈珠凝聚上千年法力,曾在冷凝體內短暫停留。如今,她認出了這股妖氣來自於冷凝。而細想發生的種種,白夭夭將責任都攬在了自己身上,認為事情都是因自己而起。她擔心會有事變,甚至會危及到許宣。

天乩之白蛇傳說第15集劇照夭夭追查妖氣來源,察覺與冷凝有關

冷凝穿著嫁衣,正在為了自己的婚事開心,與許嬌容有說有笑。白夭夭在此時出現,她叮囑冷凝善惡一念間,勸告她切勿心中起邪念。冷凝並不領情,也不肯承認自己有妖氣,反而指責白夭夭在拆散自己的姻緣。白夭夭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故意表現出冷漠不在乎的樣子。這讓許宣十分生氣,認為白夭夭一點都不在乎自己。

事實上,千年前紫宣曾經說過,人心經不起猜測與試探。白夭夭自此記住了這句話,對於許宣的心她沒有去猜測。可是許宣卻說,人心同樣經不起忽視與冷漠,質問她為什麼對成親的事情毫無態度,如此這般冷靜。白夭夭提起紫宣,那個自己記掛了千年的人。而許宣不知自己就是紫宣,心中醋意四溢。他只覺得自己狼狽,誤會了白夭夭的心意。平日裡驕傲自負的許宣,覺得丟了面子,收下白夭夭的祝福,轉身便離開了。而在他身後的白夭夭亦是淚水漣漣,發覺心愛的人早已忘記了過去的一切,忘記了自己。

天乩之白蛇傳說第15集劇照夭夭拒絕回應感情,許宣自嘲自作多情

許宣走在西湖的橋上,回想著白夭夭的話。記憶里的白夭夭將自己錯認成紫宣,所有的擁抱、親吻都由此而起。大雨漂泊中,他伸手觸摸雨水,卻覺得那水滴就像是苦澀的淚水。許宣認清自己已經愛上了白夭夭,徹底輸給了她。在冷回春的畫像前,許宣對冷凝說了自己的想法。此前的婚約之說是為了應付小王爺的謊言,如果繼續下去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他勸冷凝不要假戲真做,並說明自己對冷凝止於師兄妹之情。

冷凝不肯取消婚禮,也不願意承認現實。她就算得不到許宣的愛,也要將許宣留在身邊。看著師妹不復從前灑脫嬌俏,許宣冷冷的沒有留下餘地。他會參與婚禮,但是結局不會如冷凝所願。對於弟弟的婚禮,許嬌容十分開心。他們姐弟二人早年經歷了許多苦難,能有今日的安穩與風光十分不易。看到姐姐開心,許宣也覺得很滿足。

天乩之白蛇傳說第15集劇照冷凝不願取消婚禮,執著許宣回心轉意

小灰依然為饕餮賣命,將齊霄和小青的計畫和盤托出,還說出了白夭夭在調查藥師宮妖氣的事情。饕餮知道那個有妖氣的人,就是冷凝。他覺得這裡有機可趁,動了新的念頭。感覺到妖帝現身,饕餮命令小灰退下,開始秘密的談判。如今受到重創的饕餮想要重塑肉身,必須設計周詳的計畫。而妖帝似乎知道些什麼,說了幾句意味深長的話...

齊霄準備用藍螢之火來對付饕餮,他想要與白夭夭一起實施計畫。但許宣聽到齊霄的想法之後,居然會不忍心讓白夭夭涉險。看到許宣欲言又止的樣子,齊霄調侃他是否已經動情了,也同意不去驚動白夭夭。齊霄帶著小青繼續追查,但是一直追到荒郊野外也一無所獲。看著那些橫死的動物屍體,齊霄排除了妖物說饕餮的可能性。他覺得如今的饕餮需要的是更高級的內丹,而非這些東西。他沒有在動物屍體上查出妖氣,開始懷疑這股異常的妖氣是不是只有白夭夭能感覺到。

天乩之白蛇傳說第15集劇照齊霄追查妖氣來源

小青聽到齊霄說起命格的事情,無意中提起饕餮有可能是貪狼。忽然遠處傳來了呼救聲,兩人趕到才發現,是藥師宮的弟子扭傷了腳。齊霄對這位弟子十分和善,卻在平日裡對待小青十分冷酷。不甘如此的小青有些氣憤,卻也無計可施,只能在原地跺腳。

夜半時分,饕餮來到了冷凝房中。他拿著一個可以清心靜氣的鈴鐺,要求與冷凝合作。一向以正派自居的冷凝,怎么都不肯合作。但是饕餮挑撥離間,說那股嗜血的念頭就是白夭夭故意留下的,還故意說白夭夭是一個居心叵測的蛇妖。冷凝一向視白夭夭為眼中釘,但也不想與邪魔合作,她有自信獨自處理好這件事。

冷凝將白夭夭引入一個放著雄黃的房間,用公布她真身的方式威脅白夭夭離開。善良的白夭夭本想化解冷凝的妖氣,但她面對這種威脅,只能答應立刻離開。白夭夭親自來到許宣面前,以師傅召喚的名義辭行。但許宣不想面對這樣的結局,想用索要診金的方式挽留她。看著冷凝陰晴不定的臉色,白夭夭執意要離開。她詢問許宣想要什麼樣的珍寶或草藥,堅定地要撇開和藥師宮的關係。許宣面色嚴肅,直接走到白夭夭面前,抓起了她的手想要說些什麼...

天乩之白蛇傳說第15集劇照受冷凝威脅,夭夭決定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