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新版《新白娘子傳奇》,真想再刷十遍原版

開門見山,今天跟大家聊一部重量級國產翻拍劇——新版《新白娘子傳奇》。

雖然近年來白蛇IP出了不少作品,但今天要說的這部,是根據92年趙雅芝版《新白娘子傳奇》翻拍而來,獲得台視官方授權的。

原版《新白》自93年被央視引進之後,創下空前的收視熱潮,堪稱萬人空巷。

而後每逢假期,它也成為唯一能和《還珠格格》匹敵的重播刷屏劇,是幾代人心中的經典。

劇中的歌曲更是耳熟能詳、傳唱至今。

在不久前上映的動畫《白蛇:緣起》中,片尾響起《前世今生》的剎那,不知讓多少觀眾熱淚盈眶。

這樣一部具有巨大影響力的作品被翻拍,可以說是未播先熱。

不僅如此,新版《新白》還找來葉童飾演許仙之母,

找來陳美琪飾演青蛇之母,

未能出演的趙雅芝,也找來她的兒子黃愷傑飾演白蛇之子,情懷牌打得夠足。

然而,翻拍一向是個吃力不討好的活兒。

原樣照搬吧,會被說是沒有新意、只會炒冷飯;大膽創新吧,又會被說是不尊重原版、糟蹋經典。

而這部新版《新白》,就屬於後者。

不管劇情還是人設,本劇都在原版基礎上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編。說是翻拍,卻更像原創作品。

就說人設吧,原版里,白素貞是一條修煉了千年的蛇精,深諳人情世故,見慣王朝興衰,因此處變不驚、端莊沉穩。

雖為妖,但她卻比人更有人情味。

在趙雅芝的演繹下,白素貞的美大氣典雅,貌若天仙卻不失煙火氣,具有古典美的韻味。

而在新版里,白素貞卻變成了傻白甜。

雖然同為千年蛇妖,但因為從未到過凡間,她不諳世事,一開始變幻成人後,連路也不會走。

人家叫她“妖精”,她也不知道這是在罵她。

這樣的設定,我只能理解為導演想拍“白蛇的少女時代”。

新版白素貞的飾演者,是被稱為“四千年一見的美女”的鞠婧禕。

稱號見仁見智,美倒是真美。

劇里隨手一截圖,都很美。

但問題在於,動起來的鞠婧禕和截圖裡的鞠婧禕,其實沒什麼分別……

不管遇到什麼事情,她的表情都沒什麼變化。

這種“面癱表演法”,就算演小龍女都過於高冷了吧??

而說到男主許仙,就更是一言難盡。

在眾多版本的故事裡,許仙的形象都是個手無縛雞之力、耳根子又軟的書生。這樣的人物設定,其實是不太討喜的。

可當年葉童的反串,讓觀眾雌雄莫辨不說,還賦予了許仙如玉一般的品性。

面對強權,許仙剛直不阿;看到愛妻被困塔中,他肝腸寸斷,決意出家修行來替妻子贖罪。

可以說,正是趙雅芝和葉童的精彩演繹,才使得92版的《新白》經久不衰,成為一段熒幕上的愛情傳奇。

而在新版里呢,許仙的人設與原版有著天壤之別。

他不僅能看病、會吟詩,還智商爆表,姐夫破案全靠他推理——

同時,他還會點武功,反手就能給人號脈——

這么一個能文能武、完美無瑕的全才,讓人忍不住懷疑男女主是不是拿反了劇本,許仙才是修煉了千年的那一個吧……

在劇中,許仙的飾演者於朦朧,扮相倒還是文弱儒雅的——

可也不知夫妻相還是怎么的,他的臉上也始終沒有太多表情……難道“面癱”就是他對“文弱”的理解??

看得出來,這版《新白》選擇了青春靚麗的流量、小花做主角,是想吸引年輕觀眾。

但點開一集後你就會發現,再怎么爆表的顏值也經不起這么瘋魔的濾鏡折騰:

每個畫面都自帶十級美白磨皮,連老和尚都不放過:

好好的西湖美景都被濾鏡給帶偏色了:

好在這種扭曲的審美,並非我一個人不能理解。

目前,片方也已經對這個問題做出了回應和處理——

改過之後,畫面看上去是舒服一些了。

就像之前的新《倚天屠龍記》,也是在播出後遭到觀眾吐槽、“返廠重修”慢鏡頭的問題一樣,雖然是個bug,但這種知錯就改的態度還算值得肯定。

說回人設,除了許白二人外,白蛇故事中還有一個重要人物,小青。

在原版里,小青可嬌俏可任性,能為許白二人的相遇製造意外,也能為二人的相守增添一點阻力。

雖是配角,可她的圈粉能力並不亞於主角。

新版的小青人設變化不大,可愛俏皮之餘多了一分痞氣,人送外號“臨安地頭蛇”。

飾演者肖燕的演技雖不比陳美琪,但至少表情豐富,靈動自然。

小青也是本劇目前唯一受到好評的角色。

講到這兒,其實大家都能看出來,這部《新白》其實就是披著古裝外殼的青春偶像劇。

所以相應地,法海也從老和尚變成了還在打怪升級的年輕僧人。

不僅如此,新版法海雖以除妖為己任,但因為年輕,正邪之分的觀念仍在動搖。

所以在劇里,他是一會兒追打白蛇,想要捉拿她;

一會兒又拯救白蛇,認為她可能是個好妖……

emmmm行吧,我只能說法師你開心就好。

除了這幾個我們熟悉的角色之外,新版《新白》還加了幾個新角色。

比如愛慕白娘子的松鼠精景松,

愛慕許仙的小師妹金如意,

尋子百世的蜈蚣精吳娘子、吸人精血的狐狸精等等。

這樣一來,新版故事就直接從唯美虐心的人蛇戀,變成了狗血魔幻的四角戀。

而且魔幻部分的畫風,還動不動就是這種頁游水準——

你沒看錯,這真的是9102年的特效

說完人物和特效,劇本上的槽點也是數之不盡。

比如,金如意前一秒對許仙說“我不嫌棄你家貧”,

轉眼一看,許仙家明明坐擁豪華大宅院——

比如,片中的配角於娘子,前一秒窮到偷貢品果腹,

後一秒,招待客人居然四菜一湯?

還有白素貞,說她初入凡間不諳世事,連走路都才學會,那她竟然提筆就會寫字???

白蛇的法術也是不知道為什麼,時靈時不靈。

作法降雨救平民時,她好半天才能招來雨;

心急留住許仙時,一招手就完事。

這么明顯真的好嗎?

不過,新版在劇情上最受觀眾詬病的地方,是經典的“報恩”設定看不到了,白蛇與許仙變成了一對“不打不相識”的歡喜冤家。

對此片方回應:“面對網上新一代觀眾,我們希望達成一種共識,愛情的發生是彼此心悅,而不是報恩。”

行,在翻拍中加入“與時俱進”的新觀念,我勉強可以接受。

但兩人的戀愛過程,也是集偶像劇爛梗之大成——凡事靠誤會,化解靠意外。

有如此之多的槽點,新版《新白》不出意外地口碑撲街,豆瓣評分4.2。

其實在我看來,既然都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新故事了,何必購買著作權、打情懷牌呢?

改叫《白蛇新傳》,你頂多就是部狗血古偶劇,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滿屏泄憤般的一星吧:

如果說初衷是想在原版的基礎上改編,那主創們研究過原版的精髓到底在哪嗎?

92年版《新白》之所以在觀眾心中有著不可撼動的位置,絕不僅僅是因為重播次數多。

它愛情故事的外殼中,包裹著個體在宿命的洪流中無力的抗爭——

修煉千年的蛇精,仍然逃不開情網,甚至寧願為此不成仙。

在雷峰塔前,白蛇哭訴:“我不要再修煉了,我要我官人,我要我的兒子,我要我的家”。

神通廣大的蛇妖不見了,此刻的白素貞只是一個渴望家庭的女人。

然而,即使是這么小的一個願望,也無法實現,她終究被關進了雷峰塔。

而作為凡人的許仙,更是對妻子的受困無能為力。

他去金山寺修行,面如死灰地對法海說:“我是個懵懂痴呆的負心漢,愧對結髮妻子甚深。現在跪在佛祖面前懺悔,願將此後修行功德回向愛妻,助她早日脫離苦海,飛登仙界。”

此後二十年,許仙未曾離開金山寺一步,日日誦經修行。

或許,這是一個普通人能做到的極致了吧。

可是好不容易等到二十年後重逢,兩人也沒有變回恩愛夫妻,而是一道飛登仙界,成了天上的仙友。

我相信,比起成仙,他們其實更願意過普通人的小日子。

然而,人生在世,身不由己。你心中所想的,不一定總能實現。

這個結局看似是喜劇,其實卻是悲劇。

它是神話劇,講的卻是人的故事。它表面上是講愛情,實際上講的是人生。

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人生之苦,全都暗藏其中。

這才是原版《新白娘子傳奇》的經典之處。

再看新版《新白》。

看得出主創想推陳出新,打造一個更容易為年輕觀眾接受的版本。

但是,它靠誤會才能推動的愛情、靠惡毒配角才能凸顯的主角魅力,以及看上去就沒下什麼功夫的服化道和特效……沒有一樣能引人共鳴,更不要說觸動人心。

不是現在的觀眾苛刻,也不是經典不容翻拍。

說到底,大家不能接受的,是打著原版的旗號賣情懷,結果卻拍出一部狗血淋漓、粗製濫造的蛇精病劇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