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鑭傳:皓鑭歸秦遇阻重重,初見華陽首戰告捷,婆媳間的高手對決

皓鑭一直都是女強人中的異類,她既不諂媚又有大義,既不陰謀使詐,又陽謀凜然,所以她的口齒伶俐一向顯得剛正,趙國如是,秦國亦如是。她始終以不變應萬變,那種鎮定自如甩出來的態度很明顯----你奈我何!

都說亂世紅顏獨難行,皓鑭不同。她是一個扔到哪裡都能活下來的女人,而且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不攀附別人,不卑賤自己。所以,與異人相別八年,即便遭遇生死劫難,她仍然化險為夷,天助也自助。這樣的女人長成王者,不為過。

經歷了先前無數次失敗的出逃,在與子楚相別八年以後,皓鑭終於可以歸秦。雖說是名正言順,但成功歷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首先,惡婆婆這一關就得先豁出半條命。果然,歸秦路上顯些喪命,入秦三天不見夫君,名份、地位,甚至連愛情都懸而未落。

其實,皓鑭和子楚的愛情里是有著過命的恩情在,他們彼此的情意遠超於愛情,也因為如此才情比金堅。在皓鑭母子、小春三人即將被送往疫病所的緊要關頭,子楚又一次出現,再次上演英雄救美。一家三口終於團聚,卻是在一個特殊的生死場上。可見,未來仍然是處處殺機,而且入秦比居趙會更加艱險。

果不其然,皓鑭想進婆家的門確實不易。夫妻二人還未能溫存片刻,華陽夫人首先召見,這是典型的下馬威,也是見面禮。

皓鑭首見華陽的劇情非常精彩,同時信息量巨大。因為,不僅看到了子楚對皓鑭的痴愛,也看到了皓鑭即將在秦國開啟自己的別樣人生。而且夫妻倆的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簡直就是心有靈犀。所謂夫妻同心,其利斷金,便是如此。堂前一席話,把華陽震懾到花容失色。

華陽的自信在於她沒有打過敗仗,先前是太子婦,現在是王后。舉國上下,這個尊貴的女人一直任性狂妄,她根本就不相信一個趙國的婦人會有什麼翻天的本事,所以她輕敵了。而且還遭受了雙重打擊。

所謂雙重打擊,是指一方面她沒有想到自己一手托起來的子楚先發制人,不僅把她的人施以杖斃,而且還公然要立皓鑭為太子婦。另一方面,皓鑭面對她毫無懼色,而且言辭有刀鋒,完全就是一個不好惹。

這個環節,一定要為皓鑭點讚。其實,在骨子裡,華陽與皓鑭都是追求精神獨立的女人,她們在某些方面屬於同質者。所以這樣的高手過招,就顯得別開生面。

在皓鑭的名分問題上,皓鑭的說辭實在無懈可擊。別看此時的皓鑭沒有盛妝,沒有華服。但站在那裡的她面對權力巔峰的華陽不卑不亢。一出口,既有智者的靈氣、王者的霸氣,又有來自愛情的底氣。

單說這愛情的底氣,華陽就已輸了。且看子楚溫柔的伸出手挽住皓鑭,這在華陽面前表現的分明就是兩人聯手可挽狂瀾,可迎巨浪。還有什麼可怕呢?

皓鑭很聰明,她曉以利害。先說華陽如果唆使太子棄結髮妻子於不顧,必對未來教化萬民有失。再說自己可以不計名分,但子楚長子乃未來繼承大統之人,為國家社稷著想,她不得不去計較……就這樣兩點,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任華陽有一萬張嘴也得閉上了。

華陽被刺痛了,她第一次產生了挫敗感。而皓鑭和子楚聯手的第一次“戰爭”已取得了階段性勝利。當然,前途還有更多兇險,他們得手拉手,蹚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