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欣丈夫張丹峰被“捕峰捉瀅”,這屆藝人公關話術真的不行!

鋒芒智庫丨岸芷

4月7日晚上,自媒體賬號“花焦大料”發布一則預告內容:玉山前卻不復來,曲江汀瀅水平杯。

4月8日上午,媒體公布一段影像截圖,稱畢瀅還在張丹峰團隊中,二人關係依然親密,深夜共處三小時。因此,#張丹峰畢瀅#這一話題上了熱搜。

當日中午,新浪娛樂就此求證張丹峰工作人員,對方回應稱:“很正常,捕風捉影。”隨後,#張丹峰畢瀅#、#張丹峰方回應#這兩大話題逐漸沉下熱搜,而此前預告的自媒體賬號也不復存在。

但此事並未結束,到晚間,#曝畢瀅系張丹峰工作室大股東#這一話題再度成為熱搜第一,而工作人員早前回應所說的“捕風捉影”,在網路發酵演變成為了“捕‘峰’捉‘瀅’”。

4月9日早晨,#洪欣刪光關於張丹峰的微博#這一話題也出現在熱搜榜試圖轉移大眾關注點,看來在上一次疑似出軌的新聞當中,“請大家放心”的洪欣也不再放心了,似乎為“捕‘峰’捉‘瀅’”更增加了可信度。

拋棄八卦本身,對於張丹峰而言,無疑是個人藝人生涯里二次公關危機,且是在同一塊石頭上絆倒兩次,這一次沒了太太的加持,似乎跌得更慘,而“很正常,捕風捉影”更是在明星危機公關上可以算上史詩級的敗筆。

為什麼說張丹峰的七字公關話術是敗筆?

當藝人出現危機公關時,要把握危機處理3T原則,在儘快的時間內提供全面真實的信息。從回應的時間點上講,新浪娛樂微博賬號於中午12點發布張丹峰方回應,占據流量高點,本是一個極佳危機公關的機會,但從張丹峰方的消極回應來看,此次回應無疑是一次“負公關”。

第一,從情感態度上來說,因個人“桃色事件”對公共資源、大眾注意雙重消耗之時,這樣置之不理的消極回應糊弄家人和大眾,毫無歉意,失信於公眾和家人,藝人的公眾形象再度坍塌。

第二,從首次危機公關的回應話術來看,“很正常,捕風捉影”這一回應在措辭上極其不嚴謹,越簡短的公關回復,表面上是表明個人態度,但實際上最容易引發公眾的想像。

其一,回應內容模糊,重點失衡。“很正常”意境含糊不清,給人以想像的空間,是張丹峰、畢瀅深夜同處一室正常還是公眾對於他們的討論很正常?與此同時,儘管諧音梗在脫口秀界要被扣錢,但在娛樂圈,諧音可以成為藝人被編排的一手好素材,故而捕風捉影一詞導致後續出現了“捕‘峰’捉‘瀅’”的段子,且這一論斷被大肆傳播。這也再一次警醒經紀團隊在為藝人進行危機公關時,要保持客觀嚴謹、避免產生歧義。

第三,經紀團隊本身就缺乏危機意識,最終成為了在一塊石頭上絆倒兩次的團隊。倘若所傳播的是既定事實,那么就此回頭來看,前一次的危機公關方向是否就走入了盲區?

坦白講,第一次的公關危機以洪欣、張丹峰合體接受新浪娛樂的採訪告終,大眾以“似信非信”的態度結束了對這一事件的猜忌,而此番捲土重來,洪欣態度果斷轉變,幾乎刪光與張丹峰相關的微博,儘管當下大眾對洪欣的憐憫大於質疑,但其第一次的“鴕鳥”行為也有損公眾形象,當然對於洪欣本人也是全方位的二次傷害。

綜上所述,張丹峰出軌疑似實錘的事件在首次危機公關當中,可以說是失信在前、失禮在後,既沒有向公眾表達歉意,也沒有展現一個男人所謂的擔當,目測其也難以像陳赫這類犯同樣錯誤的人一樣重回演藝事業的快軌。

槽點滿滿的公關話術可不止於張丹峰方

藝人危機公關,是指藝人面臨公關危機的社會組織通過傳播與溝通的手段,維護和修補與公眾之間良好關係狀態的語言形式。張丹峰此次公關危機所存在的問題,是藝人公關所存在問題的縮影,類似的案例也不在少數。

王凱在《琅琊榜》《偽裝者》兩部劇播出後大火,隨後便有一波“扒墳組合”式的負面熱搜空降,而對此王凱當時的經紀人回應:“清者自清。”這四個字所產生的負面效果也成為了王凱冬粉日後質疑經紀業務能力的一大原因。

之後在《魯豫有約》當中,魯豫採訪王凱時,談及此事,魯豫直言:“你火了之後,有一些所謂的那個負面之後,我會覺得你內心你完全沒有準備去怎么應對它,我有時候會覺得如果我是你的公關團隊的話,我不會那么處理,我是你的話,我也不會那么處理,我又沒犯什麼錯,為什麼要把帽子蒙著頭。”

在王凱前經紀人的公關回應里,表達了“即使不說澄清的話,也自然會證明其清白”的語義。這是古文人式的盲目自傲和樂觀,但當下“三人成虎”的輿論環境當中,獨善其身尚不能做到完璧無瑕,在被有目的地團黑、空降熱搜的前提下如何能做到“清者自清”?

“清者自清”到“很正常,捕風捉影”,都是在明星面對公關危機時所衍生了新的危機。儘管王凱、張丹峰所面對的危機事件不盡相同,但同處在負面的輿論螺鏇當中,背負著經紀團隊對外不當公關話術的後果。

除了經紀團隊作為代表進行公關回應,部分時候藝人也會親自出面進行危機公關,但也有不少藝人也曾經走過雷區。

就以近期趙立新因不當言論引發熱議、被官方批評為例,趙立新針對此事發表了致歉聲明,但隨即網友就對其聲明進行了語病的批註。

趙立新道歉信被修改語病

無獨有偶,范冰冰針對稅收風波所發表的致歉信,裡面包含十多處句式雜糅等語病,成為教師在課堂上作為修改病句的案例。

范冰冰致歉信被當成樣本修改

而翟天臨在其“學術問題”全面爆發之後,發表了致歉信,雖無語病,但深陷於查重的網友們,再度對致歉信進行查重。明星親自發布致歉信以表心誠,但如若不能在基本的遣詞造句上保證正確,大眾也不能全然感受到這一份“誠心”,不僅觀感上讓人不適,傳播和公關效果大打折扣,反倒滋生更多負面話題。

相對於長篇大論的致歉信里隱藏著語病問題,藝人一些“因確斯汀”的回應里往往也成為網友們的創作模板。曾經被爆出“夜光劇本”的王鷗、劉愷威也是一大案例。王鷗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是到如今都會有用戶在其相關新聞下留言的句式,劉愷威的“剛剛從信號不好的片場出來”的句式也成為了各大藝人在有負面信息出來之時,網友假裝本人回應的一大套路化的調侃模板。

藝人情感話題本就是一個話題富礦,在甜蜜相愛時合體撒狗糧吸引眼球收割人氣,在分手時卻大都輿論紛飛、雞飛狗跳。紀凌塵被爆出劈腿傳聞時,在事情發酵幾日後轉發闞清子微博回應:“你喜歡大海,我愛過你。”相對於張翰、古力娜扎,馬思純、歐豪那樣各生安好式分手,儘管闞清子客觀冷靜地打了樣之後,紀凌塵依然沒有接好盤,反倒是坐實“渣男”標籤。

首先,這一回應本違背了“感想問題,道歉為先”公關原則,當闞清子以陳述語態在做事實說明時,而紀凌塵以這樣抒情式的語態進行轉發回應,藝人說明分手文藝風尚無不可,曾經張歆藝和楊樹鵬的文藝離婚體也是範本,但文風上格格不入,觀感怪異。

外加這兩句前後無邏輯的話實在不知所云,以及“愛過”這個過去完成時的語態,觸及了曾經粉這對CP大眾的敏感神經,被網友直言,“她喜歡大海,你喜歡浪”,導致從二人原本的感情話題又引申出了新的負面話題,給人一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觀感。

尼克森曾一語點破危機公關的本質——“一場危機中,最輕鬆的時刻是處理危機本身,最艱難的是決定到底應該迎戰還是放棄。而最危險的時候則出現在危機最後。”而紀凌塵在最後的危機當中被群嘲,敗掉好感,黯然收場。

一份合格的危機公關回應應該是以誠懇的態度、有說服力的內容去消除當下輿論里的質疑,終結相關負面話題的談論,扭轉甚至主控輿論態勢,而不是通過回應讓大眾找到新的關注點,繼續發酵衍生話題,如若這樣,不僅僅是徒勞無功,更是將負面影響擴大化,適得其反。

近期歐陽娜娜事件、高雲翔微博或是公關話術範本

前文以張丹峰工作人員回應的“很正常,捕風捉影”為引,復盤了不少引發負面效果的公關回應的話術,但也有不少正面案例,能夠成功地在危機中尋找轉機。

就以近期歐陽娜娜的危機公關為案例,歐陽娜娜因家人言論受輿論牽連,且涉及政治立場問題,在第一時間內,歐陽娜娜工作室在第一時間內容發布了聲明,歐陽娜娜隨即轉發,並分享了其在國外的日常對話以表堅定的政治立場,在價值理念和生活常態的兩相配合之下表明個人立場。

之後接受官媒中國電影報導的採訪,再一次堅定表明“一個中國”的原則,並清唱了《我愛我的祖國》,因其唱歌時找調的可愛之舉反而圈粉。不僅於此,近日,歐陽娜娜和伯克利學院設立了一個獎學金,提供給全亞洲學傳統樂器的中國人。在公關危機到來之時,歐陽娜娜和團隊協力扭轉之前的不良輿論導向,樹立了價值觀正確且正能量的青年藝人形象。

歐陽娜娜此次的公關危機之所以能夠圓滿收場,首要關鍵在於輿論的初期,工作室和歐陽娜娜統一立場齊發聲,有策略地藉助官媒平台進行嚴肅澄清,緩和大眾的猜忌和憤怒,消除公眾誤會,全方位地做到了言之所述、言之所為、言後之果。

而在此前的諸多公關危機的案例當中,工作室與個人立場前後不一致,不僅危機公關失利,且前後觀點不一打臉,更增一層公眾厭惡感,比如,翟天臨學歷事件初期,工作室發文矢口否認一系列懷疑,最終都求錘得錘,場面難堪;再比如,儘管趙麗穎、馮紹峰因《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收益良多,公眾形象極佳,但用劈叉否認懷孕等回應內容,也成為了受公眾質疑的內容,甚至在被他人借鑑之下,再一次被推上風口浪尖。

除了歐陽娜娜這一案例,#高雲翔首度發聲#也上了熱搜,暫且不談他之前的負面事件,但從此次發文的內容來說,行文上是值得點讚的。

在這短短的150個字當中,包含了個人歉意、告知被起訴的事實真相、表達希望家人和無辜的人不受牽連的期望三個維度的內容,從情理到事理可以說是面面俱到,暫且不說大眾能否接受他的歉意以及愛家人的形象,以及該文是否為本人撰寫,但最重要的一點在於,以高雲翔本人的公眾平台,澄清熱搜上的#高雲翔董璇被起訴#這一事實真相,起到保護董璇的公眾形象的作用,維穩其在業內商業價值。

在【鋒芒智庫】看來,歐陽娜娜事件和高雲翔發文在近期藝人公關危機處理話術表達方面可圈可點。在危機公關領域裡有3T、4R、ATTRACT等眾多理論原則,最終落實到行動當中,或許對於從業人員而言,是知易行難。而對於藝人而言,更應潔身自好,不應依賴於危機公關來為自身滅火。